Internet Freedom Tools 在地與正體中文化

過去半年中,自己花了不少時間投注在Internet Freedom Tools相關自由軟體的在地版本的正體中文語言包翻譯、使用整理。這期中的區折說來話長,也似乎有點誤打誤撞,偶而的某些積累、相遇,某個「之前」的時間點促成「後來」這樣的發展與變化。

首先先扯遠一點,所謂「自由」「開源」軟體這回事吧。嗯,這個題目有點大,不知道要怎麼講述。很早就有機會短暫地接觸過一些自由軟體的提倡者,其實一開始的感覺很彆扭,嫌麻煩不好使用,嫌介面太醜,嫌自由軟體的愛用倡議者(大多都是技術出身的開發者)好像邪教一樣(cult)地偏執不知如何與其溝通XDXD。不過自己在慢慢轉用自由軟體的過程,才逐步了解這些「奇才」們之所以抱持著這種自由價值的堅持理由。總之,我現在可勉強算是一名自由軟體的支持者吧?在各種系統/平台服務/軟體工具的選擇上,會優先以開源自由軟體為考慮。相信我,沒有微軟和蘋果,google(?)的日子,工作與生活一樣可以順利過下去。

再來就是談談自由軟體底下的「Internet Freedom Tools」網路自由工具
若(從美帝觀點)google一下何謂「網路自由工具」,可能在第一頁優先看到的是2008年左右美國國務院特別針對某些「非民主」國家築起的網路高牆、言論審查與資訊封鎖等狀況,發表了支援網路自由的政策,並擬投注經費來支持所謂網路自由工具的開發與推廣。(這起源是我這幾天查資料才知道的)。當然2013年Snowden Leak之後,西方公民社會對於網路自由與公民權利又有了新視野(state surveillance,state actors )的觀注,對數位安全(digital security, cybersecurity)與人權議題之間有了更感同的重視。此一時期的台灣,雖然有公民技客運動的蓬勃(g0v),民眾透過網路(其實好像只變成了「臉書」/ PTT?個人評論)對公共議題的關注,也一度發生了網民關心智財局擬修改法令封鎖境外侵權網站事件,但是全台灣80%的上網人口,就算我們看似享受了「充份的」網路使用自由(姑不論城鄉基礎設施與數位落差),我一直很不知道台灣人對於後者的數位監控與資訊安全的狀況是否感到擔憂(故先假設絕大多數上網的台灣民眾毫不在意,因為我一直未看過對此議題相關的「系統性」討論,還是我錯過了什麼???)。以自己為例,個人啟蒙過程一方面是之前工作上被馴化的要求,另一方面則是透過後來更多資訊的吸收學習,才意識到數位自由不能視之為理所當然的存在(其實任何自由與權利都不應被視之為理所當然),如果這真是我所珍視的價值(或者談價值太沈重但在現實生活中如果遇到需上網卻斷線情況就會讓我整個人變得煩燥不耐),就至少為它能繼續好好地存在作一點努力。而Internet Freedom Tools大概就是保護數位自由的無邊戰線之中,某一道個人層次的抵禦武器吧。


上述是對於自由開源軟體與所謂「網路自由軟體」的一些背景說明(以及消失了的台灣脈絡的碎念?),接下來談一點我個人的狀況。

第一個自由開源軟體的中文化是英國NGO MySociety "fix my street"(參見“FixMyStreet 英國版的路平專案?20150325 ”), “Sayit”專案,這是我開始使用Transifex平台進行本地化翻譯的入門。透過Transifex幫助我開啟了對某些軟體專案社群在地化的初淺了解,所以又陸陸續續作了一點Taiga(軟體開發專用的專案管理線上工具),CiviCRM(為NGO/NPO使用的客戶支持者管理軟體)。後來今年初實在因為太閒了,莫名地發現之前曾在工作場合得知的「Open Technology Fund」也在Transifex上面放了他們幾個專案,而這些剛好是我個人還蠻關心的用戶隱私保護與對抗網路審查工具(如StoryMaker, ObscuraCam, Freenet)所以就加入其中文化的志願翻譯工作,並陸續作了: FreeBrowser, FreeNet,Lantern,Psiphon:三款網路翻牆工具介紹20160621, Globaleak:GlobaLeaks project 中文化20160415, Mailevlop:Mailvelope--webmail加密工具--使用介紹 20160617, Martus: 人權侵害記錄資訊軟體 Martus 簡介201601027, The Deflect Project - Equalitie, Umbrella App: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20160615, Level-up:數位安全訓練員教材中文化初稿20160819 等軟體/資訊的正體中文化。(上面有放連結的,大抵多是完成了中文化之後,我個人再針對軟體本身作了一點初步的介紹)。不幸的是,雖然自己看似放了不少時間在這些網路自由工具軟體字串中文語系翻譯,但Open Technology Fund在Transifex上的各專案參與者,畢竟都是「志願」社群的性質,縱然一廂情願拼命地完成了自我承諾的譯文草稿,但一直等不到專案協調人進一步的通知,也不知道是否中文版真會面市(或者有些已有了他人早期作的中文版)讓華人社區更方便使用這些網路工具與資訊。最近有機會和擔任Open Technology Fund底下網路自由工具的專責本地化工作的NGO localization lab人員討論,向他們直接反應了我個人的「抱怨」---完成的譯稿一直未有另外他人協助校對審核以便進入下一階段的整合發佈。雖然有共識要好好地改善這點(其涉及Transifex平台溝通機制的設計不良、各語系志願者社群的活躍投入程度,以及尊重隱私與匿名下個人高度自主的鬆散志工管理與社群參與等多重問題),「在地化」才能真正在本地語言包的應用後讓工具與軟體在各種文化脈絡環境下發展。

Internet Freedom Tools在地化協調組織localization lab 雖然有使命任務在身,但他們仍是個資源有限的小NGO,苦命的專案經理又得不分晝夜地照顧全球24個時區不同語言團隊志工的問題和需求。我想單逼迫著指望著他們也不是辦法,不如自己同時想點辦法一起來打開這個僵局。故在此徵求關心網路自由的朋友,協助這些開源又免費的「網路自由工具」中文草稿的審校或中譯。當然我也很願意在個人興趣與能力範圍之內,進行「交工」方式的互助。換言之就是有人幫我作軟體的中文二版校對,我也會替對方進行勞務時間交換(勞務內容當然就是限於本人能力可及所能滿足的需求,雖然具體上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技能資源可提供交換XDXD)。意者可來信:me(at)jxtsai.info,如果你希望以更安全私密的通訊方式聯絡,亦可利用上述電郵信箱寄送加密郵件,我的PGP key在此

參考資料:
臺灣自由軟體社群在地發展 - 困境與提案
世上沒有免費的軟體,自由軟體亦如是
翻譯權利放棄聲明

1 意見:

Cheng-Chia Tseng said...

辛苦了!

基於目前正體中文化翻譯者少,而且多是業餘從事的情況下,建議可以直接略過校閱直上,但記得寫一篇文章告知大家如果遇到軟體翻譯有什麼問題時,可以到哪邊回報。

開源世界主要以: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 以及 given enough eyeballs, all bugs are shallow 這兩種精神去執導發行時程問題。

所以,如果經過一兩個月都無法有人出面幫忙審核的話,建議可以和專責本地化工作的NGO localization lab人員談談,就直接上架吧!:)

最後,謝謝你把我的一些心得分享列為參考資料。感恩!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