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古蹟




春末的週六午後,第一次到中山北路上的蔡瑞月舞蹈社,聆聽幾位台灣史學者與1970年發生海外「刺蔣案」的當事人談論著近四十年前的政治事件。

這場活動的名稱叫作「從60年代青年運動看 424刺蔣案與台獨運動今昔」,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到場的幾乎是滿頭華髮的老前輩們。 而青年一輩的少年人們,圈子還蠻小眼熟者。難道是所謂的「台獨運動」已經不吸引七年級、八年級的孩子了嗎?那好像是上一個世紀(也的確是上個世紀)的故事了吧。

然而,這座島嶼的民主深化、公民成熟,民族自決、文化多元、階級正義,卻仍然革命未成啊。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