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主權 Technological Sovereignty

昨天讀由Coredem(由於識字有限,實在不知道這個機構或聯盟的來龍去脈)最近一期今年一月份出版的刊物「For Free Information and Open Internet」特輯中的最後一篇文章,叫做「Technological Sovereignty」,姑且先翻作技術主權吧。



作者ALEX HACHÉ在文章前頭解釋到自己是因為受到Margarita Padilla(一位我覺得很酷的軟體工程師,可能因為「性別」上佔了絕大印象分數吧)在談論技術政治(technopolitics)上的啟發,借用了巴西農民團體農民之路La Via Campesina1996年提出的「糧食主權」概念,把「糧食」二字置換為「技術」;把「農民」置換為「技術開發者」後,則糧食主權中所倡議追求人民權利與產業民主等等理想實無差異。看到作者這樣的類比,我心裏滴咕這未免也太大膽了,從一名消費者角度來出發,怎麼可能不靠INTEL, AMD賣的處理器,Toshiba,WD賣的硬碟,Asus, ECS的主機板等組裝電腦,再透過中華電信的寬頻上網,更別說用的是軟微賣的作業程式,那可完全和糧食主權運動中強調小農經濟回歸簡樸原鄉(抱歉我也真的不懂何謂「糧食主權」,故作此膚淺的形容)是兩回事啊。但回頭想想真要達成對小農生產的支持,目前也有許多難題要克服,從種子取得,到市場通路等等,恐怕「糧食主權」「技術主權」這二個聽起來甚是激勵(左派)人心的勇敢想像(唉我太沒有想像力了啊),難度挑戰其實不分軒輊,那就誰也別笑誰,具繼續看下去吧。

在這篇短文中,我看不到作者對於「技術主權」這個概念進一步提出更細緻具體的內容(如搭配本專刊其它文章,談社區電台,非營利上網服務供應商,分散式社交網路等案例或許較稍微想像取回技術掌握的可能性),讀完之後還是一臉納悶,故上網找找作者與她提到的一些線索,但是少見英文資料。。。。。。。。。恨,阻礙的不只是「技術」門檻,還有語言障礙啊。終究能前進多少呢?或許放在歷史的縱深之下,曾經以為印刷,無線電會為人類文明智識帶來最重要改變的偉大技術發明,如同這個世代所充斥的網路數據,也會有它無法達成的使命。未曾站在時代的浪潮之巔,只是注定會沉沒在歷史之中,我想講的不是什麼失敗者的宿命悲觀而是一種自我抑制的提醒吧。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