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快一年終

距上回更新網誌,已經超過了三個月。這些100多天的日子,說忙的時刻有,說暴走的時刻有,但卻不知要如何收拾雜亂的心情和資訊,轉化在網誌上另一種趨使自己向前的動力,或是有意義的記錄,或是可以向外揭示的呢喃。

前幾天匆匆趕回到老家,參加了大伯父的告別式。原本打算在儀式結束後的下午就返回台北,但想想還沒好好地和老媽、老弟坐下來吃一頓飯,能這樣的日子還有多少,更有了讓自己偷個懶在家中睡大覺的籍口。

上週一(11月24日)到鄭南榕基金會開會,因而錯過了Dworkins 的演講,倒是第一次有機會造訪當年開辦前進黨外雜誌,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先生自焚的辦公室。牆面上所掛的照片,真是難以想像那1980年代末台灣社會的氛圍啊。一種單純的反抗威權壓抑所寄望的改革動力,驅使了多少人願意為此付出時間、金錢、生命,那是多麼理所當然的義正辭嚴,無所反顧。然而現在呢?反抗之前先給貼上了顏色標籤,或者好一點的,還可以從程序、原則上談問題現象,但人權二字卻又變得如此廉價。

然後自己一個人在12月夜裏師大校園裏搬動著海報架,心裏真是幹字連連啊。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