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裝什麼忙

我昨天在一個朋友透過gtalk ,問他回到故鄉台灣中部夜校教學的日子尚習慣否。


他丟回一句,早不幹了,沒生命和他們混。哈,果然不出我所料,因為我覺得這名朋友很有像日本漫畫「少爺的時代」明治末年的文人氣質,但這種的少爺同時也是不須從事勞動生產的好命人家:p。


但至少我和他是同樣有一種年歳已大,剩下生命時光短少的感嘆,雖然心裏非常地驚覺著要好好地把握時間,但又不知可以做什麼的無奈。於是我開始發展出一種裝忙的狀態,就像是劉大任某一篇小說裏描寫的,不斷地不斷地拿著許多東西來餵食內心某種可怖的怪獸,好爭取一點自己遲早也會被吞噬的時間。


真的,現在的我實在是爛弊了,白天工作時間沒有方向地在混,回家後無所事事只會喝酒到茫,背包裏不再多放一本隨身書,找不到有一點有所成就或是滿足的意義,糟透了。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