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1疼痛的隱喻

訂了回台灣的機票,打算先過境香港看望朋友後,再坐機場大巴去搭夜班航機,這樣比起直接由福永碼頭搭噴射客船要便宜不少(船票250元交通時間約1小時;依陸運的方式則共花費45元,但歷時4~5小時)。正準備從羅湖口岸過檢查梢,我走在羅湖汽車站時,一個不留神沒注意到暗處的階梯,又扭傷了左腳!

強忍著初初扭傷疼痛,繼續扛背著12公斤的行李,咬牙走完羅湖口岸檢查梢,擠上廣九列車,在大埔噓落車後,再走了10來分鐘的路程找到朋友居住的單位。我敲打著鐵門,朋友正在家裏練書法,沒錯,就是那種用毛筆字一筆一劃寫出來的玩意!她看了看我的腳傷,先拿了幾個冰塊來冷敷,之後又拿出一瓶別家「祖傳」的藥油,驕傲地說,這是埋在地下超過五十年的珍貴藥品,開始幫我推拿腳踝。呃,我整個人就像是個臨床上的弱勢患者,任她實驗各種治療玩法,只能疼地哇哇大叫。

根據這名朋友的說法,她認為疾病創傷,其實都是心理狀況的潛意識反應到身體生理的狀態。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