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樂生 公開討論 暫停迫遷

我們是個不把人當人看的土地時,我們用迫遷樂生的行為,甩聯合國一個巴掌,也甩了我們自己一個巴掌...


我從來不了解,台灣怎麼敢說自己人權立國咧?這種想爭取國際認同的理由,真是說出去丟人。早期的戒嚴時代不用提,即使民進黨上台執政後,也從未見任何真正照顧弱勢、落實多元人權的政策(連討論的機會都不見得比1980年代末豐富精彩)。


樂生的強制拆遷令人憤怒,這不是第一次,我想在這個島嶼上,類似的事件恐怕也不是最後一次。所以我希望,這塊土地繼續發生以虛幻高位階的國家、大多數、經濟發展等字眼,以偽善的面孔、推拖的法律條文,壓迫消弭少數人的聲音和人權時,我在每一刻,都有同樣的憤怒和熱血。自己不隨著年歲傭俗,冷漠而對。



挽救樂生,公開討論 暫停迫遷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