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

某個MSN上的連絡人說她舊曆年後要離開台北到上海工作,我說你不在台北真令我感到失落,那在離開前一起出去喝個酒廝混一下吧(想到單車之約未能成行,也讓我遺憾著)

我們曾經在某個單位短暫地相處,卻連共事的機會也沒有,所以我始終以為,能她一起工作應當是一件很棒的事,某種個性上差異的固執,正是我所缺乏的堅持和原則XDXD。可惜她後來不再留駐NGO領域,轉往另一道方向,即便如此,聽取她對留在NGO位置上不爭氣的我的諍言,還是有所提醒(吧?)

純麥威士忌、德國黑啤、Tequila、cointreau液體、燃燒著200多種致癌氣體混雜地刺激著我的腦神經,想起了沙林傑那一位永遠活在青春期不安的捕手,但從我嘴中說出的卻是楊絳九十六歲還能交出新作品。一種海市蜃樓下所浮現的妄想,夾擊在日常瑣碎的反覆挫敗與熱情理想撞上現實冷漠的落差,一塊塊的碎片。但天知道還不只如此,放不開的感情,卻用了最逃避的方法。

感謝有這樣一位MSN聯絡人(算是朋友嗎?)讓我放縱一下幼稚的情緒。以上支離雜碎,馬上會淹沒在每天至少十四小時「更重要」、「更正當」的工作裏。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