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dcast 第三發,獨立媒體研習營

有人急著把參加獨立媒體研習營後的感想寫下來,以免很快忘記。而我發現有些聲音,則是慢慢浮出,然後揮之不去。
這兩天,我一直想著主流媒體記者的憤怒這回事,不知是不是因為我們剛好是同一年次,同一所大學畢業的,我在生活中工作上也同樣地憤怒或是無力,但是怎麼我也寫不出那樣的文字故事,說出那樣的話,唱著那樣的歌。
初初聽著講者念著事先打好的文字稿,總覺得有點?牙的彆扭,但後來在我的吃飯走路之間,當我偶而感到憤怒或者更多是覺得對方很機車的時候,自憐地認為為什麼就偏偏活在這個失去某一道光芒的彩虹下,想起要對抗或是厭惡的傢伙是同樣地有理想性同樣地前進同樣地努力,但是自己就是沒法認同的落單,而我又高尚了多少?
另外一個是阿藹給寫blogger 的忠告, 少一點自戀的ego 放大和投射,多和他人互動交流誠實的記錄報導。

說起來,第一段談到自己的認同危機,不就剛好是第二段錄音中提到自我囚禁的毛病?我這樣一聞不堪的傢伙,還真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閉塞人生啊>_podcast內容 ,我剪了上面二位講師的部份演講內容進來,就是那些我揮不掉的回聲。

獨立媒體研習營, IMworkshop,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