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人

前天晚上看完了HBO製作的影集“The Newsroom”(新聞急先鋒)最後一季的最後一集。在冷酷無情的現實中,這群理想化了的東岸媒體菁英們,還是會繼續編織著他們以言載道,掌握媒體公器,引領世代公共討論風潮的幻夢。It's a happy ending。

隔天我想著趕快把從圖書館借來的書看完,於是讀到了下面這一段話
我們掌控一切,是自己的主人,可以就每一個細節做自主的決定。不過,就像有經驗的執行長會告訴你的,拒絕將某些決策做成授權委託(delegate)給他人的老闆,既不會快樂,也不具有生產力。政治代表,新聞從業人員,以及具有商業性質的中間人,都可以代表我們做出可怕的決定,但對我們來說,有以上這些人,是比沒有這些人存在要來好。於是,所謂平衡(balance)的重要因素之一,便是學習何時應該為我們自己做選擇,何時應該將決策的權力委託給其它人。(Andrew Shapiro 控制權革命, 2001)

新舊媒體之間的界限已經漸趨於模糊了,而是我們這些逐漸嘗試要自行評估推山倒海而來的資訊閱聽眾會造成哪些影響比較有關係。

在台灣的電視新聞生態中,或許根本從未有過這種珍視身負第四權,戰戰兢兢地扮演一個專業代理人的自覺與驕傲。於是所謂的“資深媒體人”把接談話性節目的通告當成了正業,新聞主播只成了宅男意淫的念稿機器。

如果無法出現任何可信賴的代理委託者,那麼所謂的控制權革命也只是曇華一現的美好許諾。

看完The Newsroom 最後的激勵是,我一定要把楊絳翻譯的上下冊唐吉詞德讀過一遍(握拳)。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