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on impossible

老實說,過去四、五年在所謂的人權團體工作,但對於監獄人權這一塊,自己接觸確是非常非常有限。有點書到用時方恨少,過去為什麼沒有多在這塊領域多加涉獵,無法看到問題或結構性的改善。

嗯,還有北監受刑人今天表演的第一支曲目,Mission Impossible,其實也蠻符合本次任務調查的種種波折。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