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厝的第一晚,還好

從廚房櫃子裏找出別人的文旦露,45%的濃度。嘿嘿,這裏酒真多。

還沒裝好ADSL,附近有兩道無線網路訊號,一個是付費的wifly,一個是 fon 系統,但不知為何後者總無法連線。 用了三年半的ipod,硬碟裡的資料莫明地消失,所以好一陣子聽不到Mahler,Wagner。

打開向朋友借來的睡袋(就是它陪我跑了新疆南北),家徒四壁手邊的唯三本紙本書是:經濟與倫理、遙遠的目光、人類學演講集。房間外則是滿地別人堆了幾十箱未整理的藏書。

十一點過了,和平西路漸漸安靜,窗外斜右方對面十五層的大樓亮了九個窗,一年之後我還會記得有幾戶人家嗎?

pda字体開始搖晃了。

再一次地哭出聲音,手機關掉,把門從此狠狠關上。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