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DF Taiwan

無意間連回了台灣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的網站,看到他們正在招募2007年海外長期志工的消息,便順手把它轉貼在本站。

老實說,對於政府(半官方)弄的國際合作計畫,我個人向來存有一種不信任的偏見----外交現實利益當頭,什麼人道和理想都被擠到後排去了。做為一個發展工作者應該不只是古道熱腸地幫助"弱小"或是鬥爭本能地發發勞騷,但我們的反省又是什麼呢?

正在重讀李維史陀憂鬱的熱帶一書。大約是十五年前正因為胡台麗那本「燃燒的憂鬱」對該書譯者王志明的介紹,我瞢懂地見到什麼叫做人類學家是殖民帝國對於被破壞消滅的文明文化一種贖罪的象徵。我常常會有這種類似幻覺。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