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 of place

前天忙完商品展會佈置,和同事領導們一起吃飯。其實身體狀況還OK,但要應付人群的交際,最讓我手足無措,什麼敬酒敬意的客套話,反正心想我就快滾蛋了,一個人自己窮開心地悶頭挾菜苦吃。

昨天一個人在辦公室留守加班,忽然想起了台灣的那些朋友,他們除了在人前一付自信懸河的淘淘模樣外,私底下我們的相處,倒是充滿了沉默的空白,而那一面不擅交際的模樣,還真是蠻可愛的。(不會是因為和我相處,所以把場面搞冷了吧?=.=||)我們相處時間不多,聊也是聊一些正經八百的公事,要聊茶餘飯後的閒話,大概就是台語動物猜謎了吧.........

唉,當我開始懹念起那群機車的ASAP小朋友時,另一個聲音提醒自己,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呢?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