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

昨天下午約了一個1999年921地震因而認識的朋友。去了台電大樓旁,河岸留言樓上的「海邊的卡夫卡」咖啡館。下午時分,店裏客人不多不少,倒是幾乎有人坐的每一桌上都至少放了一台筆記型電腦。幸好我們兩個都沒有背著電腦出門,因為這個下午,是去公館附近書店閒逛的好日子。雜雜碎碎,聊了一會自己即將遠行工作的心情,聊了一些彼此閒賦蟄伏期間,如何透過另一端的網路世界,虛擲著無可排遣的生命。

一些東亞、東南亞在過去幾年各搞各的獨立媒體、網誌的媒體工作者,開始了Interlocal之間的協力,希望能打開這個地區彼此的理解,也讓外界對於遠東社會有更草根底層的認識。今天剛好看到Interlocal介紹了一篇德國鏡報週刊有關中國NGO的英文介紹。中國社會,特別是NGO部門到底現在是什麼狀況,未來幾年又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我應該要好好地觀察記錄理解。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