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嘯災難後的雜感

在樂多網誌東南亞地震海嘯援助部落格上,又聽到了有關於援助對象優先次序的爭吵。

我無力思考什麼民族主題的偏執或是世界公民的人道理想。倒是inertia 的文字提示了一點有趣的觀察(「有趣」?是建立在多麼殘酷的代價上!):

這些赤道熱帶海灘被觀光消費化的過程,仍然是被剝削者買單。

做為一個夾在中間,佔有一點好處,又沒有什麼影響力的平凡我者,到底這些記取能改善什麼?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