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來

今晚和幾位從事台灣社區營造運動的朋友一起聊天吃飯,默默地在一旁聽了許多陌生的、聞說的、相識的人名,聽到台灣社區運動上第三部門的一些屏頸和困境。 後來回去的路上,朋友忽然問我,「理論」有那麼重要嗎? 我個人對社會科學的想像,還是先在田野的社會場域實證經驗、行動應用才能發展成理論啟示。朋友說,這樣的看法,和阿偉比較類似。

於是我坐在車上又聯想到阿偉翻譯的這本書「行動者的歸來」(Le Retour de l'acteur),今年初曾草草翻讀過,但老實說當時根本沒有弄懂,現在重新找出這本書,根本不記得吸收過什麼養份,但是,仍然很喜歡它的書名,莫名地感動著。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