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家的技藝

幾天前在書店意外看到M.Bloc「史家的技藝」一書,這十多年前由遠流發行的新橋叢譯系列,怕是很難再完整找到了,如今也算是看到一本其中掛念著的書,趕緊把它買下。
我對於史學只是把它當成小說故事般的茶餘飯後,偶而來自史學正統訓練友人的調教才是受益不少。有一回深授啟迪的談話是對方有感於歷史學派認識論的危機感,然後看到一些有關於對年鑑學派的推崇,讓我也對之產生些許好奇。

No comments:

Categories

Pages

Blog Arch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