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娼自救會會長官姐

半夜三點多,熱的睡不著覺,進入苦勞網的頁面,赫然看到台北市公娼抗爭運動中的官姐日前投海自殺的相關報導,我久久地說不出話來。努力回想,上回見到官姐的身影,是在萬華的反釣魚遊行,還是支援樂生的場子裏。

二十多分鐘前,我還在為自己的下一個工作苦惱,猶豫著該不該換個跑道,找一份薪水高一點又不用做得太辛苦的營利事業工作,然而同一塊土地的另一個角落,卻有人因為被?去了唯一的工作生存機會,挺身向父權家長式的政治人物與偽善的公權力對抗。經過了多年艱難的抗爭,我都幾乎忘了,這些公娼姐妹們,她們每一個人身後,還背負著多少私人的辛酸。在我心目中,只看到她們從不缺席的堅定,即使面對棍棒的打擊,她們仍談笑風聲地把那些沙豬們嗆回去。然而在私底下,有多少人會知道這些妓運鬥士,也不過是凡人一枚,有著平常的日子要過,失去了過往的謀生來源,種種現實浪潮的打壓,比公然地國家機器暴力更為嚴峻磨人。

原來,自己的苦悶並不算得了什麼,在有能力的時候,和這些姐妹們一起併肩,才是最真實的生活。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