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什麼來說服你?

今天下午接到一通來自台北的電話,自稱是「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工作人員」,詢問川流基金會執行長大名和聯絡方式,希望可以邀請參加他們舉辦的沙龍座談之類的。


稍後我向老闆提及此事,順便套問他何時和那群人沾上關係了。結果被反問,我有無讀過去年龍應台發表的一篇文章「請用文明來說服我」。呃,老實說,那篇文章在某個知識圈似乎引發不少討論,而我偏偏只有讀過幾篇評論它的短文,卻沒有認真讀過全文。這就好像這世上沒有幾個人認真讀過三大冊資本論,不過速成地讀了一本XXX資本論批判,好卻像自己已熟讀過馬克思的所有哲學著作,還大發闕辭妄好議論。


所以我胡謅「請」文一篇的內容,主要在批評中國啣制言論自由,這種基本人權保障的缺乏,根本稱不上是一個文明進步的國家......云云。哈,我根本沒有讀過正文,不過是憑著前天讀到某篇批評中國文化出版部門2006年中國違規出版書籍清單,文中也提到了龍應台這篇文章。



嗯,幸好話談到一半,被其它事打斷,沒有拆穿我的一招半式。回來後,趕緊上網找找原文到底寫些什麼,以防日後被抽查。


來正文來讀,它是引一個中文刊物《冰點》被迫停刊的事件,探討主事者心態到底恐懼、不可忍受的的,是什麼「不當的言論內容」---反駁一言堂式的"中國文化至高論"、"外來文化邪惡論"。從這樣的基調延伸,作者提出了「家國認同」(情感)和「價值認同」(理性)兩者之間的差異。一直以來,我對龍應台的印象,就是她在報紙上發表的文章,或許是這副業太成功了,她本來所專業的比較文學研究,反而不受人注意,這十多年來,龍女士似乎也轉向了自己的興趣領域,不但改為當代 華人社會文化研究,也未見持續從學術科學嚴謹的訓練進行研究,她所發表的東西,都是在報刊上訴求大眾知識份子的短文。


「短文」和學術文章的不同,在於前者因為讀者對象不同,篇幅有限,往往看不到提問和推論的精采過程,於是驟下結論,所以不但顯的突兀,也常常容易被人抓到漏洞把柄。舉一個例子,第三段,所謂的「基尼系數」,我想它仍是右派經濟學者用來衡量社會貧富系數的指標,而左派的衡量基礎應該另有其它更適當的指標來代表。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