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搞的網路設定

今天早上起床後繼續地讀完了張光璘所著的「季羨林先生」一書。其實這本傳記書的後面五分之一,也就是進入了1980年代的記錄。遠離了早年出外苦學 和50、60年代中國政治風暴中對於知識份子的鬥爭等等「高潮」,這一段讀來當然是非常平靜而榮耀的一章。特別是整理總結季先生晚年的各類雜學成就,於我 倒是沒有什麼格外的感動。晚點再來記點讀這些書的心得感想。

之後我到之前的辦公室去晃晃,原本以為要討論一點有關八月中編採營的內容,但好像又要改期到隔天等祕書長到再一起討論@@,其實在來的路上,我便想,也許是現在角色不同,不再擔任計畫人員,沒有直接的工作壓力,所以就任其慢慢琢磨吧 :P。

接下來是想研究一點有關於如何把虛擬IP透過NAT設定,可以連線架站。查找了網路上一些前人留下的教學手冊,但就是無法在目前的IP分享器設定照他人的教學方式來操作設定。只好厚著臉皮PM同在網上的yi-ting 求救。弄了半天,我們才了解到,這個內部網路環境非常的神奇,外面資料是先由中華電信ADSL分享器,進入一個有線的IP分享器,再分線出去給另一個無線 的IP分享器,然後由這個無線IP分享器連線到一個HUB,好讓辦公室裏面的各台電腦可以上網。因為聽說當初中華電信給了三組固定IP,我試著把另兩組沒 用上的IP指定給目前自己正在使用的電腦,一開始還可以順利的上網,本以為我就快要出運了,但不知為何過了兩三分鐘後,指定IP的電腦卻再也沒有辦法連上 網路$@#$@#%

於是我一天的時間就浪費在這徒勞的工作上。

今天才稍有時間,看了一下昨天一群學者後第二次記者會發言的新聞稿,吳乃德發言:

一 個民主社區是由「利益團體」、「公民社會」、和「政治」(也就是民選的政治人物),這三個領域所組成。每一個領域都有各自不同的職責和行動倫理。只有當每 一個領域中的工作者,都承擔各自的職責,而且也都遵守各自的行動倫理,民主社會才可能有秩序地運作。 「社會」的職責是針對它所認知的社會共同利益提出主張,「利益團體」針對他們的特殊利益提出訴求,而「政治」的職責則是處理、以及解決這些主張和訴求。面 對社會和利益團體的訴求,政治可以認為不合理而不予理會。政治也可以認為雖然合理,可是在現實條件下無法做到。不論是哪一種情況,政治必須對他的選民說 明,爭取他的選民持續的支持。在民主政治中,三者是各司其職而相互合作的。

昨天我去KMT前面參加樂生反暴力迫 遷的陳情行動,然後有一位路人問我說,這是什麼活動,我稍作了點說明,然後他很不以為然地說,這個行動的訴求很好,但不應扯上政治和選舉綁在一 起.......。呃,當下我真是有點傻眼@@,一則我一點也看不出來樂生運動和政治選舉有什麼牽扯,二則我開始想像,對於這些「公民社會」裏的民間團 體,如果在急迫的情況下,不去試著施壓給政治團體,那我們到底要去哪裏什麼管道和方式來討論和解決所關心的議題咧? 那到底是誰在泛政治化?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