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5 重逢大樹下


我念大學二年級時,只懂得奮力地去衝撞對於現行體制的不滿。然後有一個朋友告訴我,她相信其它的方式更可以改變這個社會,所以選擇了劇場的方式,當時我將信就疑,或者更多的是我的無知。十多年過去了,我漸漸明白了那些意思,但是親愛的朋友,你還記得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嗎?

樂生院, 行動劇場

活動訊息轉貼:

【音樂.生命.大樹下】925行動 接近{新〔樂〕園},或者遠離
林強、阿髮、三多國小、角落劇團
薄荷葉樂團、濁水溪公社、樂生那卡西
明明、朱正明、秦‧KANOKO、許雅紅、柳春春阿忠

在樂生院首度發聲的【音樂.生命.大樹下】828音樂行動,吸引了近400位觀眾前來參與,許多人第一次走進這個即將因政府草率決定漠視人權而即將被迫拆的台灣唯一麻風病患療養院,第一次聽這裡的阿公阿媽們大聲唱歌並且說出心裡的話。燈光漸暗,夜幕低垂,人們捫心自問:我能為這裡做些什麼呢?828音樂行動促使更多的音樂/劇場/社運/影像/美術/文化/工人/老師/學生…各行各業的朋友們一起加入大樹下行動,一起要為即將被金權黑暗吞噬的樂生院尋找其他接近曙光的可能性,但那可能性會是什麼呢?我們反覆思索著。

樂生院從日據至今七十五載歷史,過去因為醫療知識不足、錯誤隔離政策、社會污名對待,這裡成為麻風病患集中營,許多人因此終其一生埋葬青春與夢想、放棄生命與熱情。然存活下來的人們鎖住青春、對抗病痛,在樂生院內自成【共生家園】,為台灣累積出寶貴醫療經驗,抗癩歷史、綠樹生態、建築文化…。而現在的樂生院,又因以大眾捷運開發之名實為圖利少數金權人士而正面臨著即將被重型機具冷酷剷平消失殆盡的命運。然新莊捷運線到底要通往哪裡?才會是真正有利於新莊/大台北地區一般民眾的福祉呢?是通往冷冰冰的捷運機廠和迴龍醫院?還是通往可以讓人再三探訪的樂生人權史跡森林公園、知性之旅的漢森博物館、樂團演唱劇場演出的戶外舞台、阿公阿媽們說故事的大樹下……所一起展現的{新【樂】園}?

【音樂.生命.大樹下】行動將繼續於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日在樂生院內進行,和更多來自新莊、大台北、台灣、國際的朋友們一起接近{新〔樂〕園}。即將於9月25日星期日進行的【音樂.生命.大樹下】925行動,除了延續828音樂行動外,更加入以solo形式來進行的劇場身體行動。

在音樂行動部份, DJ林強將以電子、環境音樂、民謠等元素在午後樹蔭下帶給樂生院阿公阿媽們另一種聽覺上的驚喜,在樂生院附近成長的阿髮(前「芭娜娜樂團」主唱)以民謠曲風首度在此獻聲,持續關心樂生院的「三多國小」小朋友將再次為樂生院唱出孩童心聲,長期關注弱勢族群、推動“生命無障礙”理念的「角落劇團」則帶來手鼓演出,音樂時而輕盈流溢時而張力奔洩的「薄荷葉樂團」以演唱聲援,向來引起爭議的「濁水溪公社」則或許將展現我們所不知道的另一面。當然,由樂生院院民和部份「黑手那卡西」團員組成的「樂生那卡西」將再次獻唱,以純樸又滄桑的歌聲再次感謝所有支持保留樂生的朋友們。

在925當天,將隨著夜晚登場的是來自劇場邊緣的鬼魅們,由持續關心樂生院、參與828行動籌備協力的劇場工作者們,一起透過彼此獨立又相互關連的solo共同完成925身體行動,包括:明明(李薇)將結合「黃蝶南天舞踏團」紅包場概念和轉化對抗政府樂生搬遷政策的〈月孃紅包場〉;以勞力付出支撐戲劇生命的小劇場流浪者朱正民,則將他在〈苦楝的黃昏〉中表達樂生院的孤獨存在;「野戰?月=海筆子」演員許雅紅則在運送便當給老人家的過程中意外被捲入60年前的樂生院公炊爭奪戰;以及透過舞踏實踐生命的「黃蝶南天舞踏團」秦‧KANOKO。

面對著政府相關單位對樂生院議題的敷衍拖延態度,柳春春阿忠於9月11日起開始「靜默‧行動‧守護樂生」,此一個只宣告起始日的行動,柳春春阿忠將於每週日從新莊線台北市一端以柺杖步行行動至終點站樂生療養院,行動者將以完全的靜默來回應相關官員的虛應語言,並於其他時間持續以靜默行動和文字傳單出現於台北縣市各地來號召其他民眾一起加入「靜默‧行動‧守護樂生」。

詳情請參閱:Tour Time 腳踏車廚娘日記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