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

從打開這本書的第1頁起,我用了連續不到36小時的時間,讀畢了「盲目」這本小說。這36小時包括了吃飯睡覺說話閒逛工作搭車的時間,這表示我讀這本書的速度不可不曰快,也似乎代表了我努力想快點讀完它的某種驅力,某種急欲知道結局解除懸念的緊張心情。

相反地,對於同一位作者的另一個作品「里斯本圍城史」,我卻一直沒有類似的閱讀動力,這兩部作品之間到底有何差異?導致我在閱讀偏好上,也是我會偶而想起的比較和懷疑。

雖然我並沒有讀完第二本書,但是以讀過「盲目」之後的想法,我以為那是因為前者以一種簡單而普遍警世性的寓言表達,更勝過了後者寫作後設運用的複雜。「盲目」寫的是有一個人發生了完全無預警也沒有病因的瞎眼,而這樣眼睛視力突然的失明,竟然成為一種無來由的傳染病,漸漸地讓整個國家每一個人都無一幸免地成了「瞎子」。你能想像那會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嗎?人類某種社會性利己的表現,在這種時刻更真實地呈現了出來,但也更令人無法忍受。我不知道是自己不能忍受的是一種趁火打劫的卑劣呢,還是感同於無可奈何的人性不會因為共同面對困境而顯高貴。

然後我便會一頁一頁急著趕快翻讀,天真地想要有一個Happy Ending 吧。

JoseSaramago, 盲目

0 意見:

Security First: umbrella app 中文化滙整

之前提過會作一篇 Security First's umbrella app 滙整與中文化超連結整合,以讓未下載使用、觀看過原手機應用的讀者(其實指的就是錯亂的我自己本人)稍能有全盤的概念來想像這個手機應用程式(或更精準的說:一個手機上的隨身電子書)的內容。好了,本文...